定向降准精巧传递稳预期意图

 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

  “五一”假期后首个交易日开盘前30秒,中国央行稀有 地宣布定向降准,对符合 条件的县域农商行自5月15日起下降 存款准备金率2~3个百分点,即执行与村庄 信用社相同层次 的存款准备金率。

  相比于以往“大而广”的全面降准,此次定向降准属于“小而精”,无论是开释 的资金规模,仍是 适用的机构规模 均较为有限。因此,相较于降准政策本身的影响,政策宣布时点及其背后隐含的政策信号更值得注重 。

  本次降准音讯 宣布时点有两个特殊的地方 :一是选择在股市开盘前而非收盘后公布音讯 ,实属罕有;二是在4月央行情绪 坚决地两次驳斥谰言定向降准后,5月首个交易日就宣布降准,有些出乎意料。4月定向降准预期失败 后,市场遍及 预期下一个时点会在6月,5月宣布定向降准让部分市场人士颇感意外。

  政策落地时点的选择,应该有着深远的考虑,其间 最为人承受 的解释是安稳 预期。受突发因素影响,交易 摩擦不确定性上升,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动摇 ,避险情绪快速升温,中国国内金融市场也随之震荡。在此状况 之下,安稳 市场预期尤为重要。从曾经 一段时间的政策实践来看,微观 管理部门越来越注重预期管理,特别是在市场自信心 遭到 严峻 冲击时,微观 管理部门很有担任 精力 。因为 预判到位,政策稳妥 ,多次 比较严峻 的风险隐患都得到了化解。放到这个大布景 下来衡量,此次定向降准在安稳 预期的政策取向上是一以贯之的。

  从钱银 政策本身来看,相机抉择预调微调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,就是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的边际变化。市场预期不稳之际,通过安稳 资金面、坚持 流动性充裕来安抚市场情绪,安稳 投资者自信心 ,也是相机抉择的应有之义。假如 说定向降准是决策函数推演的必定 成绩,那么在选择宣布降准音讯 的时点上加上引导预期的考量,则会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。钱银 政策的科学性与艺术性,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了有机统一。

  应该说,此次“小而精”的定向降准政策本身,仍未偏离稳增加 的政策基调。此次降准被市场称作是并档降准,其本质是将现有三档存款准备金率华夏 本属于“中小银行”档的县域农商行中的部分机构并入“县域村庄 金融机构”档,分档规范 进一步精确 和明晰 ,也是落实前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“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”要求。

  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,旨在鼓励中小银行进一步加大对小微、民企的信贷撑持力度,对宽信用政策进行精准传导。不过,昨日公布的定向降准,只是构建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的初步 ,若要构建一个完善的政策框架,对中小银行效能 小微、民企构成 正向激励,则要引入多元化的银行小微事务 查核 指标。不单靠资产规模、银行性质、借款 投放量等单一指标加以区分,而是要综合考虑包括借款 质量、借款 资金的实践 流向、借款 结构等多方面因素,来评判中小银行小微金融事务 成效,并对达标银行给予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作为激励。

  可以预见,未来三档存款准备金率差异会更加显着 ,存款准备金率水平与普惠金融执行效果的挂钩程度会进一步加深。对中小银行而言,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是直接将流动性赋予中小银行,减缓了大行传导环节存在的资金时点性紧缺和同业负债本钱 高的问题,从而可以轻装上阵加大对小微、民企的撑持力度,助力稳增加 。